您现在的位置: 广州第六中学> 学生园地> 校园原创>正文内容

学生作文《懂你》

[NextPage高一(2)班 刘家欣]

 

    
 
高一(2)班    刘家欣
 
    苍木无言,有飞鸟相知;芬菲沉默,有舞蝶相伴。我想我是懂你的——即使你不言语。
    你总是如此沉默,如同一套冗长的黑白默剧,孤单地放映着,不期待看客的到来。但我一直,都在你的观众席上。我开始慢慢回忆,像馥郁的滴茶洇湿旧纸上的字一般回味那些往事的片段。我懂得这里的意味。
    虽是在南国,但这里的冬天依旧强大。深冬的街旁北风呼啸着掠击过条条街巷。风如同针一样刺得人生疼。我裹紧了身上的大衣,瞄了瞄表——已经12点了。我把时间告诉了妈妈,她焦急得往巷子深处望了又望。嘀咕着:“那小子怎么回事?还不出来?我都要被冻硬了。真不懂事,也不想想我特地来接他却还要受冻!”我静静低下头,看着刚刚买的热馄饨,心里清楚你的艰辛。
    你一定又在哀求围棋老师再教你几个技巧。你穿着单薄的衣服、饿着肚子站在没有暖气的补习课室里,一站就是四个小时。而我和妈妈只不过偶尔接你一次——并且是刚刚赶到而已。我不知你是哪里来的毅力,风雨不改地竟就坚持了5年。你从不说苦。
    我看见你就这样小跑出来,虽然疲惫但是快乐。虽然我妈不停地训斥你,但你依然笑容满面。其实那是怎样的辛酸,如同自己吞下黄连药,几时苦得咬破舌头也只得往下咽。我递给你热馄饨,你呆呆看着,把手架在半空——像是没见过馄饨一样。我永远不能忘记,在北风里你就这样看着我,眼里有心酸、感动、快乐及痛苦。你的心就在你眼睛里。你又如此单薄孱弱,那么无助和孤独。你轻轻接过馄饨,刹那间我触到的手,粗糙、冰冷、十分干枯。这怎么会是年轻人的手?你意识到什么,触电般把手缩回去,开始低下头静默地吃馄饨,意图让热气使你的泪难以分辨。我的心紧紧揪着,假装看向旁边的街景,体内却像翻江倒海。一个被父母忽略的孩子:贫穷、好学并艰苦。这样的艰难,哪是言语能道清的。我是能懂你的,即使你不言语,即使你只剩下一双眼睛。
 你的眼睛里永远有一种炽热的东西。永远永远。每次看见你我都能看到它。
即使有一天,我和你走在一条未知的路上,我也可以肯定——百分百肯定,你要走的方向。

[NextPage高一(5)班 庄瑞涛]

 
    
 
高一(5)班  庄瑞涛
 
窗外的阳光懒散地照进我的房间,不经意地抬头间发现一只纸飞机从我视线轻轻掠过,心中不由得一暧,那刻骨的思绪再度涌上心头……
童年的时光总在无忧无虑中度过,特别是和表哥在一起的那段日子,虽说是表哥却也比我大不了几岁,所以我们有着共同的话题,共同的爱好,于是我总爱隔三差五地去他家“拜访”。
天,无需修饰却也美得扣人心弦,风吹拂着生机盎然的田野,细看,一只纸飞机在田野中飞翔,那洁白的机翼仿佛带着一丝丝希望的嫩芽,田野间两个孩子在追着洁白的纸飞机奔跑着,跑累了便躺在田野间,阳光照在他们的脸上,显出一种邂逅的惬意,是的,那便是我和表哥。那时候,表哥很喜欢折纸飞机,然后来田野间释放自己的杰作,望着自己渐飞渐远的纸飞机,我们心中都有种说不出的愉悦,虽然,他并没有向我抒发过要当飞行员或制造飞机的壮举,但他却一直默默地折叠着手中的纸张,折叠着心中的梦想,因为我坚信他心中一定藏着一个梦:一个渴望飞翔,渴望在天空编织希望的梦。
他总爱用稚嫩的双手娴熟地折着飞机,脸上的汗珠湿润了他红彤彤的脸颊,然而却依旧那么不厌其烦,折好了便自豪地对妈妈说:“好,我今天成功制造了凯旋101号,我试飞给你看,一定能飞得比之前的100架远得多。”但是妈妈却对他的态度不温不热,于是乎他扁着嘴带着一丝丝失望屁颠屁颠地跑去找爸爸,他爸爸却不厌烦地说道:“我还有很多文件要看,别来烦我,你都上小学了,别再玩这些无聊的东西。”于是表哥拖着“沉重”的纸飞机走出了房间,门缝中,我翘着小脑袋目睹了这一切,等到他回来我搭着他的肩膀说道:“别失望,我欣赏你的杰作”,他只是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这件事情一直重复着,看着他由一开始的兴高采烈到后来的一阵失望而归,我感到异样的心酸,后来,他变得沉默,他总爱一个人坐在田野边,时而仰头,,望着那一只只纸飞机在天空飞翔舞动,时而低头,陷入沉思,他的飞机越折越少,直到飞机全部落下,我问他原因,却只是淡淡回答说长大了,真的是长大了吗?又或许是渴望编织的梦想一次次被打灭,让那曾经奔走于田野的孩子再也没有了那份对生活执着无限憧憬的遐思?
其实,我懂你,一直都懂你,即使岁月的年轮渐渐消散,而那在田野释放梦想的孩子我却不曾忘怀,如今去了外地的你,是否还记得,曾经那奔走于蓝天底下的我们在编织着童年的稚气,编织着一只只绚丽的梦想,编织着心灵的默契,编织着生命中的一份期待……
猛然回首,想起刚刚飞过的纸飞机,四处寻找,发现它困于树杈之间,阳光照在那洁白的纸飞机上,心中万分感慨,抬头望着蓝蓝的天,瞬间的错觉却浮现起你奔于田野间而微笑的嘴脸……
我懂你,一直都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