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 设为首页 | 手机版
您现在的位置: 广州第六中学> 教学教研> 教学成果>正文内容

“粉笔灰怎么飘”我校学生摘得丘成桐大奖

        广州学生研究“滑雪”首获“丘成桐科学奖(物理)”金奖

  凭借研究滑雪和粉笔灰,广州市第六中学两个团队分别获得了“2015年丘成桐科学奖(物理)”金奖和铜奖。据悉,丘成桐科学奖有中国“英特尔科学天才奖”之誉,本届吸引了全球700多支队伍,并在清华大学展开最终角逐。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丘成桐科学奖”创立以来,广东队伍首次获得全球唯一金奖。据悉,获得金奖和铜奖的两个团队的队长贾粤、郭见微获得清华大学达一本线即可录取以及降60分录取的资格。

  文、图/广州日报记者刘晓星

  日前,记者采访到了两个团队的队长贾粤、郭见微。贾粤、梁燕琳、雷震宇三名同学凭着《U型场地单板滑雪运动特征分析》一文以及现场精彩答辩,获得本次竞赛的全球唯一金奖。“之所以确定这个选题,首先是我们希望不要太难,尽可能在我们中学生的能力范围内。另一方面,我在东北长到六岁才到广州,对冰雪有独特情结。而且在之前的索契冬奥会上,中国运动员在单板滑雪项目上得到了较好的名次,有望通过调整技术动作,进而冲击奖牌。”队长贾粤说。

  在研究过程中,团队成员看了无数次滑雪运动员的录像。最开始团队做的是一个最简化的模型,但是按照这个模型,运动员每一跳的高度和速度都是会衰减的。但通过观察录像,队员们发现实际情况是不但不衰减,而且高度和速度都增加了,这明显是不符合物理学原理的。于是,队员们又重新设计了一个模型,一遍遍对比录像,考虑运动员空翻损失的能量、转体损失能量等细节,一遍遍修正模型,最终得到了一个最接近现实情况的模型,进而建立了一套微分方程组,计算运动员应该通过怎样的起跳、入槽角度,去获得更好的成绩。

  郭见微、邓昊晴、吴宗懋团队的研究对象是与学生们关系更为密切的粉笔灰。“数以百万计的教师每天都要用粉笔做板书,每天都生活在擦拭黑板后的粉笔灰尘中,容易引起鼻、咽、喉部不适。同学们也会受到影响。”郭见微说,团队之所以研究粉笔灰扩散现象,是为了给老师提供参考,同时也可以为教室布局提供参考。

  据悉,相关研究要用到微积分、偏微分、流体力学等大学阶段的知识。为此,团队成员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突击学习”,掌握了大学生需要学习一年才能掌握的知识。在实验阶段,郭见微等人戴着口罩、在实验室里与粉笔灰“亲密接触”,通过颗粒传感器测量粉笔灰的浓度以及分布情况。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实验上百次来排除偶然误差。

  获奖学生:不爱刷题不想被称“学霸”

  对于“学霸”这个称号,贾粤和郭见微均连连摆手称自己不是“学霸”。“我真的不是做题型选手,考试成绩波动也比较大。”郭见微说。贾粤则表示,自己不喜欢“刷题”,喜欢“动手”。“我爸妈对我是放养式的,比较尊重我的意愿和兴趣,除了五六年级上过市奥校之外,几乎没怎么上过补习班。”贾粤成长在一个学者型家庭,贾粤则从小耳濡目染,对物理有浓厚的兴趣。他的父亲则是研究昆虫分类的,经常带着大学生去野外采集昆虫标本,贾粤小的时候经常跟着去。

  指导老师:孩子太早补习易思维禁锢

  据悉,为了培养创新型人才,六中专门为有志于科研的孩子开辟了创新型实验室。指导老师璩斌表示,学校非常注重学生们发现身边的科学的能力。“2013年,我们的学生团队参加丘成桐奖,研究的是‘三国杀’,取得了入围奖。2013年的参赛团队研究的是堵车现象,都是非常接地气的。”璩斌表示,他并不赞同家长在孩子太小的时候就送他们到补习班,容易禁锢孩子的思维。